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网通合击私服 > 正文

我晓得你不是那种丧尽天良的人

来源:原创 作者:...l 时间:2011-7-7 9:37:49 点击:

    
    罗慎行拍拍液晶电视喊道:“喂!你出来,我还没有批准留在这里呢?我们再磋商一下。”但是晨风再也没有露面,罗慎行想起了晨风离开之前的提示,看来他是想要自己主动的把门关上,天下哪有这么愚昧的事情?罗慎行把房间里的桌子也搬了出来倚在门口,自己偏偏不关门看看她能怎么样?

    做好了防备之后,罗慎行持续开始了敲门的工作,二十三楼里面这么多的房间,罗慎行就不信任每个房间里面都没有人,“叮叮咚咚、乒乒乓乓……”罗慎行敲门敲得不可开交,尤其是想到晨风他们正在通过监控体系察看自己,罗慎行下手更重。

    当罗慎行敲到与自己的那个房距离了两扇门的一扇房门时,里面传来幽微而沙哑的吼声道:“滚!”

    罗慎行房门上微微踹了一脚骂道:“大家都是囚徒,你喊什么喊?”

    但是罗慎行说完之后房间里的人没有什么反映,罗慎行这才明确房间的隔音后果异常好,房间里面的那个人喊的那一声肯定比自己的音量高很多,所以自己才可以勉强听到,而自己的声音是平时谈话的音量,里面的那个人肯定听不到。

    罗慎行用精力力气向房间里面探查从前,房间里面的环境清楚的反应在罗慎行的脑海当中,一个不修边幅的中年汉子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罗慎行觉得很意外,这个家伙看来很风雅啊,如此的蓬头垢面却不忘看书,比自己勤恳多了,自己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基础上没有怎么看书,除了和冷凝儿亲切之外就是进入武魂玩游戏,和这个书痴比起来还真是愧疚。

    罗慎行没心境和他计较,又开始了敲门之旅,可是除了刚才的那个房间之外,其他的房间一个人都没有,偌大的二十三楼里面竟然只有自己和那个中年人而已,几乎是中国最奢靡的牢房。

    罗慎行逛了半天却只见到一个人,虽然感觉少了点儿,不过自己也不算孤单了,比起那个家伙荣幸的多,那个家伙说不定在这里孤独的关押了多久,不仅如此,自己还比他自在得多,最少自己可以在走廊晃荡,而他只能在小牢房里面冤屈着,罗慎行有点儿坐视不救,不过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

    罗慎行悠哉游哉的逛了一圈之后没有找到逃跑的前途,但是罗慎行脸上带着开心的笑颜,看上去基本就不在乎被关押,至于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罗慎行溜散步达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左侧房门看了看,这是一个带卫生间的卧室,另一面的房间是一个书房,罗慎行对于看书没什么兴致,仍是躺在床上舒畅,昨天在大佛寺睡在冰凉的偏殿,罗慎行感觉浑身的骨节都在酸痛,现在正好睡个回笼觉,罗慎行似乎回到了家里一样脱的只剩短裤之后钻进被窝进入了梦乡,满不在乎是否有人正在通过监控系统观看。

    全部二十三楼没有一扇窗户,里面的照明都是依附灯光,罗慎行睡醒之后感到有些饥饿,他来到客厅冲着空荡荡的房子喊道:“喂!我说那个晨风啊,给我筹备吃的,我饿了。”

    很快电视的屏幕翻开了,一个男子的头像显示出来,道:“罗慎行,当你的房门没有封闭之前,你的任何要求都不会得到允许,假如你不介意受饿,就让房门接续敞开着吧。”而后就关闭了屏幕。

    罗慎行自言自语道:“我的人权呢?就算是死刑犯也有权力吃饭啊,  新老党员在留念碑前重温入党誓言!他妈的,我还不吃了呢。”嘴上说的硬气,但是肚子“咕咕”的抗议着,罗慎行厚着脸皮打开了冰箱,里面竟然只有几瓶矿泉水。

    罗慎行揉揉肚子叹道:“先来个水饱敷衍一下吧,反正三天两天的不吃饭也饿不死人。”

    如果换道别人恐怕要感到寂寞,可是罗慎行从小修炼《玄天诀》,打坐调息就要用去很长的时间,罗慎行不在乎孤单,只是心中怀念冷凝儿和谭静雅,罗慎行自从见到血凤凰眨眼睛之后越发的相信鬼神之说,罗慎行开始疑惑自己被关押起来是因为自己和谭静雅偷情受到了报应,要不然怎么会遇到这么多不幸的事情呢?

    罗慎行坐在床上原来打算打坐,可是满头脑都是冷凝儿和谭静雅的音容笑容,在这种情形下委曲打坐的成果就是走火入魔,罗慎行豪言壮语的自我谴责着,开端回想碰到冷凝儿之后是否发过什么毒誓,甚至于今天应验了,不过翻来覆去的考虑之后罗慎行发明自己并没有起誓,只是常常性的作保障罢了,而且冷凝儿也没有请求自己胡乱发誓,既然不是这个起因,莫非是昨天夜里出门的时刻错误,以至于走了背运?

    一天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罗慎行开始焦急起来,不是因为晨风说到做到,自己不关门就坚定不给食物,而是担忧冷凝儿找不到自己,幸好姐姐家里有事,要不然她确定也和凝儿一样焦急,而且看情况轩辕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彻底杜绝了自己出去的动机,晨风这个婆娘真够毒辣的。

    罗慎行有心想要和晨风套套交情,争夺广大处理,就算自己低声下气一些也无所谓,可是罗慎行喊了半天也没有人搭理自己,无奈之下罗慎行躺在床上预备开始长期作战——只要不动就可以减少膂力的耗费,这样饿的比拟慢,罗慎行打算在床上躺两天,真实 未审不行的时候再主动关门。

    但是世事难料,罗慎行突然听到客厅中的电视传来轩辕的声音,罗慎行好像听到亲人的声音,光着脚就冲了出去,果然轩辕那熟习的脸庞涌现在电视屏幕中,罗慎行夸大的道:“天啊!无辜者的救星来了,轩辕老兄,你可想逝世我了。”

    轩辕却没有任何的喜悦表情,他严正的问道:“兄弟,我问你一句话,你要如实答复,今天早上你是不是又使用特异功效伤人了?”

    罗慎行不悦的道:“是不是又产生了什么案件打算栽赃到我头上?”

    轩辕沉默起来,接着晨风出现在了轩辕的旁边,道:“今天早上在西山大佛寺的四周有一个村民奇异的昏迷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痴呆,你还有什么好说明的?这与你当初在悦华酒店伤人的伎俩截然不同,你还想否定吗?”

    罗慎行道:“我不否认,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昨天的那个司机骂了我,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机会修理他,你把这算在我的头上还好说,究竟这不算什么大事,可是今天早上我一直在大佛寺,怎么可能跑出去伤人?”

    晨风厉声道:“你真的始终在大佛寺吗?你没有出去过吗?”

    罗慎行立刻理屈词穷,自己不仅出去过,还出去了两次,第二次的时候有一群人为自己作证,可是第一次出去的时候没有人可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今天毕竟是什么日子?那个村民跑到什么处所昏迷不好,为什么偏偏是在大佛寺附近?而且他为什么要变成痴呆?这下自己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罗慎行心存幸运的问道:“轩辕,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轩辕木然的点摇头,轩辕不乐意相信这是罗慎行干的,可是这种作案手段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罗慎行残忍的伤及无辜不仅已经冲撞了法律,而且同样违背了江湖规则,这下谁也救不了他。

    在法律当中讲求证据,没有证据只能按无罪处置,可是天网组织不受这方面的束缚,武林中人和那些领有特别才能的人想要犯法轻而易举,而且简直都抓不到他们犯罪的现场记载和犯罪的证据,因此天网组织才占有特殊的权力,让他们可以便利行事。

    而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实罗慎行是凶手,天网组织甚至可以因此而正法罗慎行永别后患,幸好罗慎行和补天举动组的轩辕与红尘刀客等人交情不浅,在他们的力保之下晨风才决议把罗慎行永远的关押在这里。

    当罗慎行被警察带走之后,冷凝儿认为罗慎行真的没事儿,因而乖乖的依照罗慎行的嘱咐回到了家里耐烦的等候,没有告诉轩辕,今天中午轩辕忽然据说西山大佛寺邻近的一个村民呈现了奇怪的伤害,他匆忙带着属下赶往病院开展考察,但是调查的成果让轩辕胆战心惊,这个村民的情况与罗慎行在悦华酒店损害的那两个人一模一样。

    轩辕立即敏捷开始调查罗慎行的行踪,以便消除他作案的嫌疑,可是他讯问冷凝儿的时候才发现罗慎行昨天夜里竟然去了大佛寺,而且今天凌晨被警察从大佛寺带走了,轩辕当时就傻眼了。

    最蹩脚的是轩辕还没有想出应当怎么处理这个辣手的困难的时候,得到消息的晨风也赶来了,轩辕除了为罗慎行祷告之外再也机关用尽,晨风向来公私清楚,上次罗慎行在悦华酒店惹出的麻烦无缘无故,再加上轩辕在背地里求情,因此晨风只是忠告罗慎行而已,放了他一马,可是这次性质完全不一样了,处理黑社会的流氓恶棍时手段严格一些无可非议,但是伤害普通的村民是十恶不赦的行动,就算是普通的江湖人遇到这种事情也要伸手管一管,更不要说天网组织了。

    罗慎行黯然的点拍板道:“我清楚了。”然后把倚在门口的桌子和椅子搬了回来,并自动的把金属房门关上了,做完这一切之后罗慎行低着头向卧室走去。

    轩辕大喝道:“难道你不想为自己辩护吗?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丧尽天良的人,从我意识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你固然没有什么正义感,但是你绝对不是江湖败类,如果事件真的是你做的,你必定有什么原因,你为什么不讲出来?难道你真的打算在这里渡过毕生吗?”

    罗慎行停下脚步道:“我是冤枉的,可是我没有任何辩解的能力,那个栽赃我的人做得切实太奇妙了,让我根本没有洗冤的机会,如果你曾经把我当过朋友,我愿望你可以把允许我的事情做完,鬼师爷不能再受打击了,你一定要把他的麻烦解决掉,否则我自己冲出去解决,然后再回来。”

    轩辕动摇的道:“兄弟,只要你是冤枉的,就算走遍天南地北我也要找到真凶为你洗刷冤屈,否则我轩辕就不是人。”

    罗慎行涩声道:“谢了!”然后快步向卧室走去,他不敢再停留下去,要不然自己的眼泪就要留下来,罗慎行以前对于正义没有什么深入的懂得,他甚至认为那些爱管闲事的所谓正义之士很好笑,可是轮到自己承受冤屈的时候,罗慎行才知道在这种时候能够听到别人肯为自己主持正义是多么的令人激动。

    在罗慎行关上金属门未几,罗慎行听到门口传来稍微的响声,罗慎行垂头丧气的走出卧室就见到一份食品和清水放在门口,这是罗慎行才留神到金属门的下面有一个可以运动的小窗口,食物和净水就是通过这个小窗口送进来的。

    罗慎行饿了一天,食物对他的引诱无奈比较,而且这份食物有鱼有肉,闻起来很有食欲,可是罗慎行吃了两口就咽不下去了,自己身陷囹圄,师傅知不知道?老爹和老娘知道这个新闻会有什么反映?凝儿是不是急坏了?干姐姐当初怎么样了?罗慎行心里恍如压了一块大石头,繁重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昨天罗慎行还雄心万丈,狼子野心的规划创立跨国集团公司,而且幸运的得到了漂亮的干姐姐的垂青,让自己暗中享受了盼望已久的齐人之福,那个时候自己只懊恼如何隐瞒过精明的凝儿,可是现在什么都不必考虑了,仅仅过去了一天的时间,自己就已经没有资历考虑任何问题了,这辈子自己要在这个奢华的牢房中度过。

    自己对得起谁?

    罗慎行躺在床上茫然的看着天花板思考着这个问题,师傅十多少年的苦心培育让自己胜利的跨过了修炼《玄天诀》注定散功的运气,师傅指望自己显亲扬名重现爷爷当年的风度,自己做不到了。

    老爹和老娘冀望自己可能健康快活的成长,日后继承并发展罗氏团体的产业,自己以前的确很健康也很快乐,可是继续家族的工业这一点也做不到了,尤其是母亲和凝儿发生大战的事情让罗慎行心里沉甸甸的,母亲一定很伤心,师傅老的时候父母可以照料他白叟家,可是父母老的时候呢?自己能做什么?罗慎行偷偷的抹去了眼角沁出的泪珠。

    自己和凝儿一见倾心,霸道、仁慈、执拗、嫉妒、薄情和自大都集中在这个可怜的女孩子身上,她对自己从来没有奢望过什么,她只要求自己二心一意的爱她,无论贫困富贵她都要和自己独特蒙受,可是自己却经不起诱惑,背着她与谭静雅做出了那种事情,自己是诚实守信的君子。

    可是谭静雅也很可怜啊!如果自己没有夺走她的那局部精神气力,她完全可以无拘无束的享受生活,凭她的前提只有勾勾手指就会有孑然一身的男人主动献殷勤,但是因为自己的无聊行为让她与自己建破了奥妙的精神接洽,终极强迫她不顾廉耻的主动引诱自己,她的这辈子算是让自己毁了。

    哑师传授给自己碧海请空心法,让自己代表他与僧王决斗,可是自己当时允许得很畅快,但是从来也没有真正的考虑过这件事情,一直抱着混一天是一天的想法,打算事到临头的时候再斟酌如何解决,只怕哑师在天之灵不会谅解自己。

    自己一手树立了夜狼同盟,又亲手毁了它,那些兄弟们相信自己的承诺,可以让武魂变得更加的美妙,所以服从的接收了自己的所有部署,可是自己不得不背信弃义了。

    “关在这里也好。”罗慎行悲痛的想道:“就算是自己的报应吧,以前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以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该的,但是上天对每个人都很公正,自己享受了太多却不知道爱护,所以上天要把这所有收回去作为对自己的处分。”

    在罗慎行怨天尤人的时候,轩辕和晨风发生了剧烈的争吵,轩辕从来没有见过罗慎行如此的颓唐,而且轩辕不相信罗慎行会平白无故的做出这种事情,但是当着罗慎行的面轩辕必须抑制自己,免得引起罗慎行情感的稳定,但是刚关闭视频之后,轩辕就把持不住了。

    “我和罗慎行有交情,而且我很重视他,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的断定力,我还是深信这件事情有两种可能,其一罗慎行是冤枉的,其二罗慎行做这件事情有什么难以开口的原因,他绝对不是丧心病狂的人。

    而且清阳道长对罗慎行的管教无比严厉,上次罗慎行就由于和同窗打架而被清阳道长狠狠的惩罚了,罗慎行对师傅十分尊重,绝对没有胆量残暴对一般的村民下手。”

    “但是上次悦华酒店的事情清阳道长知道吗?他是不是瞒哄了自己的师傅?既然如此你凭什么保证罗慎行不会因为口角之类的事情就肆意妄为,然后假装无辜的样子博取同情?而且清阳道长在江湖中的名声并不怎么好,他的性格家喻户晓,不久前他还闯入玄冥山庄生事,你以为这样的人会调教出什么好弟子?”

    轩辕大声驳斥道:“然而罗慎行想要凑合一个人完整能够采用其余的方式,绝对不会应用这种手腕,那明显就是在告知别人他是凶手,天下还有这么笨拙的人吗?更何况罗慎行如此聪慧,他怎么可能会倒持泰阿?而且你也看到了,方才他如许的伤心,我素来没有看过他这样的消极,岂非你是铁石心地吗?”

    晨风斥责的摇头道:“轩辕,你已经违背了天网的准则,你情感用事了,不要忘却当初参加天网时的誓言,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沉着,就算是面对杀父仇敌我们也要公平的处理,自己的友人守法同样也要公平,绝对不可以掺入个人的感情因素,这一点你做的不好。”

    轩辕激愤的道:“我确实做的不好,但是我没有委屈过任何一个好人,你也只是猜忌罗慎行犯罪而已,你敢保证这世上只有罗慎行会使用这种手段吗?”

    “所以我只是关押他而已,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罗慎行怎么可能享受进入二十三楼的待遇?我这是在给他机遇,如果他真的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我会考虑给放过他,可是必需把他的火气消磨掉,并准许从今当前不再动用那种恐怖的力量。

    这次你不要再强词夺理,我的要求看起来分歧理,但是每个人都是同等的,罗慎行的能力强,但是这不代表他有权利以此为恶,他须要学会尊敬性命,没有学会这一点之前他不可以分开,这是天网组织存在的原因,咱们的存在就让那些没有自我维护能力的人可以过上安定祥和的生涯,轩辕,不要难堪,我许可你会尽全力的寻找罗慎行无辜的证据。”

    轩辕见到晨风终于妥协了,暗中松了一口吻,擎天行为组比自己的补天行动组实力雄厚的多,而且晨风的能力也比自己强了那么一点儿,有她的帮忙罗慎行绝对可以尽快的恢复自由,轩辕真挚的说道:“谢谢你。”

    晨风苦笑道:“当你的朋友真好,我都有些嫉妒罗慎行了。”

    轩辕避开晨风幽怨的眼光道:“罗慎行的确值得来往,他有很多的朋友,我只是其中之一,他身上有很多的优点,只是你从来没有留心。”

    晓风注视着轩辕坚毅的脸庞道:“我当然晓得他有许多长处,不外他最值得观赏的优点就是不要无谓的体面,居然在冷凝儿眼前表示的如斯脆弱,据我所知有良多女孩子都在爱慕冷凝儿,只是不人好心思说出口。”

    轩辕有些心慌的问道:“你不会也有这种设法吧?那样的话你可嫁不出去了。”

    晨风发出一声轻笑道:“我相对没有这种主意,只是盼望你有罗慎行的勇气,不要为了无聊的面子而违反本人的心。”

    轩辕忙乱的道:“我心安理得,跟面子有什么关联?”

    晨风缄默片刻鼓起勇气道:“你不会是盘算在工作上超过我的时候才寻求我吧?”

    轩辕不知所措的道:“我还有事儿,很主要的事儿,回首见。”

上一篇:拘谨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资料

相关文章

  • 没有资料